理想王與潰爛王的一天

理想王與潰爛王是出於鄭問漫畫—深邃美麗的亞細亞中的角色。  理想王有著建立一個「理想國」的理想,畢生為此努力。他過著規律且高度自我要求的生活,但他不只要求自己,還連帶要求了周遭的所有人。他殺掉不符合理想世界的人,他甚至透過「理想錶」控制與洗腦人民;但他也願意為了理想放棄一切,在與完美王的對決中,當他知曉有能力比他更高的完美王,他願意由完美王來實踐理想,證明他所在乎的不是權力,而是理想。  潰爛王有著高深莫測的能力,他有著高潔的思想,主張順應自然,不去做些什麼,只是成日「漂著」,像一灘爛泥般。潰爛王表面上無所事事的漂著,但其實在養精蓄銳,累積他的能量。 理想王與潰爛王的一天 King in The Mud 早上五點,理想王關掉鬧鐘,起身,開始他計畫好的一天。 簡單梳洗後,理想王坐在電腦前,操作著 Linux 系統,開始工作。六點四十,理想王闔上電腦,準備去上學。 七點半,理想王拿出抽屜中的一本講義。他不喜歡學校,他不喜歡時間被他人安排,在面對內容不理想的課程時,他拿出講義,自顧自的寫著,因為他不想浪費回家後一絲一毫的時間來應付學校的作業。 下課時,理想王放下講義,拿著已經用了六年的直笛,走到教室一隅,吹著自己譜寫的旋律。吵雜的教室內,沒有人聽著,但理想王不在乎,因為他明瞭,總有一天會有屬於他的聽眾。 五點,潰爛王放學了。 背著尚未完成的作業,漫步走出校園-書包較昨天沉了些,潰爛王步伐緩慢,彷彿在泥沼中漂浮,但比起他的步伐,他的內心更像一灘爛泥。潰爛王眼睛盯著不斷向後的腳下,眼神平靜,但內心在翻攪,企圖在這灘爛泥中,找尋一項非常重要的事物,但又隨即忘了是什麼,繼續望著腳下的地面,只在偶爾瞧見蟑螂屍體時,心才又產生了波動。 五點十五,潰爛王回到家,一股腦地倒在沙發上,他知道他該去做功課,但身體長了根,深深地箝入沙發裡,飢渴的想從沙發中汲取些什麼。「什麼?」,潰爛王不知道,他不餓,坐一整天並不消耗多少血糖;他不累,但大腦似乎比身體更加疲憊。 潰爛王打開書包,開始做功課,可是寫沒兩個字,潰爛王又開始在泥沼中翻找。「什麼?」,潰爛王心思紊亂,眼睛雖盯著題目,但一個字都讀不進去。「BDCBA」,潰爛王隨手猜完剩下的題目,便將作業扔到一邊。 五點,鬧鐘響了。今天是段考,理想王昨天為了段考特別早睡,走到書桌,打算再做最後的複習,不過想想自己也沒什麼好讀的了,於是打開電腦,繼續工作。 七點二十,理想王到了學校。他討厭段考,因為段考會破壞他好幾天的工作時間,又會讓他精神變差。但理想王還是應付著,考前的週末仍然會多花時間讀書,縱然段考結果根本無關緊要,每次段考理想王還是認真地準備。 暑假時,理想王規定自己每天要看四小時的書,書桌上複習講義排一列,每本翻開都可以看到理想王的筆跡。暑假第一天,理想王老實的讀了四小時,四小時結束後,理想王有種虛脫的感覺,很累、非常累,他發覺自己唸書比在學校坐著要累多了,而當他唸完書後,也沒什麼精力工作了。當暑假過了一個禮拜後,理想王突然驚覺,自己這個禮拜似乎什麼也沒做,沒有學習到新的事物,沒有完成自己安排的工作。 他發覺,自己儘管花了那麼多時間寫複習講義,他的心智卻沒有一絲一毫的成長,反而變得更沒耐心、更加死板,開始只在乎題目,開始不重視真實。 打鐘了,學生們收拾書本,準備開始考試。理想王心思回到了學校,握著已經磨圓的 2B 鉛筆,準備好成為稱職的考試機器。 收卷了。潰爛王放下手中的筆,手臂還隱隱作痛。想著剛才寫的作文,心裡感到很糟糕,他喜歡寫作,但 45 分鐘的限制,讓潰爛王總是寫出一篇又一篇的垃圾。稿紙太小,放不下他的思想,而那所有關於「青春」、「校園生活」的題目,都使他腦袋空白。 四點,段考提早放學,或該說是正常時間放學。潰爛王帶著成績單,徐徐走出校園,他冷眼看著熱鬧的球場、興奮討論的學生們。一點都高興不起來,潰爛王十分空虛,滑開手機,看著長長一串準備在段考後完成的工作,但他一點幹勁都沒有。眼光飄到行事曆,下次模擬考就在三週後,心又更沉了。潰爛王關上螢幕,低頭繼續走。 四點十五,回到家,潰爛王隨手將書包扔在一旁,便走向電腦。開了機,看著他的 Linux 系統,卻不知要幹嘛。打開遊戲,玩不到十分鐘又把它關掉了。潰爛王無聊極了,坐在沙發滑手機,想看些技術文章,卻又沒耐心讀完,於是一直存到 Pocket,稍後閱讀,儘管自己也知道未來不會讀。潰爛王突然感到眼睛酸痛,就放下手機,睡了。 五點二十七,他關掉鬧鐘,看了手錶一驚,自己竟讓鬧鐘吵了半個小時。 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他竟不知該如何安排這一個半小時的時間,這早晨的黃金時段,讀書?寫程式?寫文章?他什麼也不想做,轉身把燈關掉,繼續睡。 七點二十,到了學校,他看著滿是教科書的抽屜,隨便抽了一本,但眼睛沒法好好對焦在題目上,心也是。早修的考卷發了下來,他對著考卷發呆,每當他試圖回想方才究竟在思索什麼,卻又忘的一乾二淨。記憶體塞滿了資料,又被刪個精光,什麼都沒留下;CPU 忙碌的在各個程序做切換,卻一個也做不好。 七點十五,美好週末早晨。他看著段考前留下的 To Do List。「什麼都沒解決呢」,卡住的佇列,無數的 Zombie Process,和被無用資料佔滿的記憶體。 他再也無法忍受了。 他坐下,閉上眼睛,慢慢清空前景的程序。他不再翻攪了,心中那片爛泥,彷彿從沸騰的、冒泡的,逐漸安靜、冷卻下來,變成一片寂靜的泥沼。漸漸的,泥沼開始沉澱,水變得澄清。而在水中的,似乎就是他一直在找尋的那個「什麼」。 $ reboot 他睜開眼睛,看著貓咪懶洋洋的,躺在週末早晨的和煦陽光下。 他知道答案了,他帶著水,走向書桌,繼續修築他的理想。

January 1, 2019 · 1 min · wancat

長征 尋找沙漠之旅(一)

— OurLiveWorld 我們的生存故事 這是Minecraft的冒險故事系列,每篇將記載在我們世界中的一場冒險。 星期日邀請二姐 Andrea來我們的世界,這天Andrea突然想玩麥塊,於是我們就一同騎馬去旅行,尋找沙漠。沙漠是不適合生存的,但是夜晚的沙漠十分美麗,而且有些稀有的資源,於是我們此次旅行就以沙漠為目標。 我們是騎馬旅行的,在我們的居所是天然的馬棲息地,憑藉我過去辛苦打來的裝備,我們擁有兩個鞍以及鑽石和黃金馬鎧。 說實在之所以要旅行也只是因為要找事做,麥塊跟其他遊戲不一樣,不會有固定的遊戲進度給你做,我們的冒險目前也有些卡關,需要收集更多的終界之眼。 老實說我們一開始是想要去找終界傳送門的,那時候帶著一顆終界之眼,以為一顆就可以帶我們找到,想不到才使用兩次它就破了。 破了,但也沒有備用的了,那就去旅行吧!我們就不管,朝著原先終界之眼指向的方向繼續前進。 在我們的家後方的山脈,裡面是杉木林,在Minecraft的所有樹林中,我最喜歡的就是杉木林了,理由其實也挺老套,因為樹幹與樹葉的顏色很和諧,樹幹又高,葉子也不多,有如高緯度地區的針葉林,很優雅。 在裡面穿梭不久,我們遇到了狼群。狼被馴服後是很有用的,當你戰鬥時,狼會為你而戰。可惜我們為了節省空間,並沒有攜帶用來馴服狼的骨頭,在討論後,我們決定晚一天啟程,先回家裡拿骨頭,再出發。回到了那片森林,我和Andrea各馴服了兩隻狼,有兩隻往後就能生更多小狼。 雪山 在穿越了幾處森林後,我們到達了一處雪山。我們下馬玩雪,在路途中我有收集到南瓜,於是我們拿鏟子挖了些雪,開始堆雪人。 Andrea以前沒看過雪,覺得很新奇,就拿著雪球到處亂丟動物,在我堆好雪人之後,我們的攻擊目標就轉移到雪人身上了。對雪人丟雪球很有趣,你會看到它被打到後跳一下。我想要試試看能不能把雪人的南瓜頭脫下來,於是走上前去用手打它,我忘記我有狼了,我的狼就衝上去把它給咬死了……,我們看著這荒謬的結果,兩個人大笑起來,超級沒有意義,我們就這樣很沒有意義的過了一個白天。 夜晚很快的降臨了,為了更好的視野,我們爬上山頂,由於山地不適合連夜趕路,於是我們停在山上,插上幾根火把就算是紮營了。之所以不睡覺,是為了保持家裡的重生點,所以每每出外旅行,我們都不會帶床的。由於是騎馬,所以在晚上趕路其實不太危險,看到怪物只要快速通過即可,不需要戰鬥,如果真的要戰鬥也不會在馬背上,一方面攻擊力下降,二方面難操作又會怕傷到馬。 為了餵飽我們的一群狼,在沿路上我們也獵殺了許多動物,晚上紮營就是烤肉的最佳時刻。沒想到會需要烤肉,所以當初也沒有帶煤炭,幸好煤炭「俯拾皆是」,我們在附近的山壁上就挖掘到了足以使用的煤炭。 在夜晚過了約莫一半,天空開始下雪了,白色雪花從天空中緩緩的旋轉、飄落,比起下雨等其他天氣,下雪真的十分美麗。我們看到白天為了堆雪人而鏟開的地面,又漸漸的覆蓋上一層潔白的雪。從山頂望去,盡是杉木林與一座又一座的山頭,仰頭望向天空,看到一大片雪花從漆黑的天空落下,繞著我們打轉。這正是為什麼我喜歡杉木林與雪山,高緯度地區雖然不適合生存,但是有種極簡的美。 寒漠 白天後,我們下山繼續前進。看到眼見所及之內全部都是雪地,但是我們的海拔明明已經沒那麼高了,遠處還看見冰川與北極熊,我傻住了,我們竟然到了寒漠。 寒漠是一個類似北極的地方,一大片一望無際的雪地,就像是沙漠改成下雪了一般。寒漠中的河流與湖泊都會凍結成冰,人可以行走在上面。走一走還能在路上遇到北極熊,幸好在Minecraft裡牠不是保育類動物。 北極熊不好惹,我之前知道牠是中立生物(註1),想不到我只是離牠很近,牠就開始攻擊我了。我的狼看到我被攻擊,全部衝上前去,結果一群動物在打群架。北極熊的血很厚,而且攻擊力很痛,我的狼群有幾隻被打到快掛了。幸好最後還是把牠給殺死了,往後為了避免再發生這種危險的戰事,我和Andrea都離北極熊遠遠的。 我們抵達寒漠後,開始懷疑自己走的方向是不是正確的? 「你確定要走這?我們都已經走到寒漠了,怎麼想都是在遠離沙漠」 「麥塊應該沒有緯度這種設計,我想我們一直走還是能到達的」 馬在寒漠中挺好走的,對馬而言最難走的莫過於樹林,尤其是矮小的樺木與橡木林,常常卡住頭,寸步難行。在寒漠中,不但沒有卡住頭的問題,河都結冰了,可以很方便的過河。 註1 中立生物:一個生物在某些條件下才具有攻擊性稱為中立生物,例如野狼、蜘蛛、終界使者、殭屍豬人等。 那是…骷公!? 在寒漠中的第一天晚上,我們在寒漠上隨便找了個地方落腳,點了些火把,就靜靜的一邊烤肉,一邊等著白天。 突然,我被弓箭給攻擊了,我的狼群衝了出去,要找攻擊者。我跟著出去,看到一個從沒見過的生物。 「天啊!那是…骷公嗎!?」 眼前一個身穿破爛綠袍的人形生物,他眼睛是白色的,身上的衣服破得像是綠藻黏在身上,手持一把弓,現在正架著弓箭瞄準我。 我想要追上前,但腳步似乎被拖住,變得很慢。 我的狼看到了它,衝上前去追趕。這生物似乎也知道要怕狼,竟然放下手上弓箭,開始逃命。 我就待在原地,看著一個衣衫襤褸的莫名生物被我的一大群狼追趕,這個畫面非常逗趣,平常神氣的骷公,在狼群的追逐下也不得不屈服。 那個形似骷髏的生物後來朝向我這跑來,我便拿起我的附魔鑽劍,將他給斬殺,結束他這荒謬的一生。 我打開背包,找到之前腳步變慢的原因,原來我中了緩速效果(註1),在殺死這個奇怪生物後,我撿到了一支「緩速之箭」(註2)。 事後我上網查,原來這個生物是「流浪者」,骷公的變種,專門生於寒漠地區。實際上這種生物是很危險的,因為你被射中後跑不快,很難接近它,只是因為我有狼,才會那麼好打。 註1 緩速效果:為麥塊中的藥水效果之一,使人速度變慢。 註2 緩速之箭:藥水箭之一,被射中後會得到緩速效果 大陸邊際 我們就這樣日以繼夜的不停趕路,(夜晚也可以走,由於速度很快,不擔心怪物來襲),在大概走了三天後,我們走出了寒漠。 「這是…」 我們到達了海岸,但是一眼望去完全看不到陸地,眼前只有一整片波濤洶湧的大海。 這下子可真的麻煩了,我們騎馬,沒有辦法過水用划船的。 但是我們仍然不放棄,繼續繞路,穿越了幾座森林,勉強的朝向第一象限邁進,但每次繞路後,總是又碰到了大海,不然就根本是在走回頭路。 這樣子繞路了幾天,有一次,我們穿越了一大片樺木林,到達海邊。 那天我們紮營的位置很糟,在一個陡峭的小山丘上,周圍又滿滿的樹,連好好停馬的位置都沒有。 那天晚上我們烤著肉,一邊應付從四周來的零星怪物,眼看著第一象限的方向一眼望盡全部都是大海。 「我想…我們回頭吧!」 回程 我們決定要返家了,當我們要回頭時,座標已經離家有好一段距離,約莫3500座標單位。 我們筆直的朝向家的方向 — 第三象限前進,不過可以預知到一個一個問題,會碰到海。我們來的時候走得是彎彎曲曲,遇到海就繞路,但是一路上我們並沒有紀錄座標,因此很難沿著過去走的路原路回家。 一開始還算順遂,在走出樹林後,再度回到了寒漠中,但是在寒漠中快速奔馳不久,就撞海了。 時間也不早了,由於隔天還要上課,我們便在此登出。...

June 10, 2018 · 1 min · wanc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