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go 安裝 LikeCoin 教學

取代 Hexo 我使用 Hexo 作為靜態網站生成器已經一年半,然而它有些我越來越難忍受的缺點,加上認識了由 Go 寫成的 Hugo,我在使用 Hugo 建立了幾個網站作為練習後,決定將自己的部落格改到 Hugo。 Hexo 仍然是一套很棒的工具,我主要是覺得它每次執行都要等大約十秒的時間,讓我很不耐煩;另外它的 server 功能有些缺陷,有時候改變內容會讓它變成 Untitled Post,不過我也沒有很認真的想要解決就是了。 Hugo 是 Go 寫的工具,所以是編譯好的,效能很高,server 功能也很棒,content 的管理更有彈性,整個網站也有更高的配置空間,但使用難度較高,每個 theme 的差異度很大,必須依據使用的 theme 去調整。 我覺得對新手來說 Hexo 是比較好的選擇,一開始就有預設 theme,整個架構也比較固定,內建的 deploy 指令能支援大部分平台,但如果想要有更高的自訂化,我覺得 Hugo 比較合適。 Theme 這次我選了 CleanWhite 這套主題,功能強大,設計的很好,非常感謝作者 Huabing Zhao。因為 Hexo 跟 Hugo 都是使用 Markdown 作為文章格式,連標頭格式都差不多,所以基本上是無痛轉移,只有圖片的部份需要重新插入,因為 Hexo 的「資產資料夾」是使用其特殊語法,所以轉移後需要自己手動改成標準的格式。 插入 LikeCoin Hugo 可以使用自訂 Layout 的方式,在不改變主題的情況下改變網站設計,我透過這個方式在每個文章下放了 LikeButton。 我們先 overwrite 文章的模板,將 theme 的 layouts 資料夾複製到專案目錄下。 cp -r theme/YOUR_THEME/layouts/ . Hugo 中的 Partial 功能,可以讓你建立小模板,嵌入在頁面中。參考文件。在 layouts 的 partials 資料夾建立 likecoin....

February 3, 2020 · 2 min · wancat

翻轉教育的錯誤姿勢

什麼是翻轉教育 翻轉教育,是一種新型態的課堂教育方法,於 2007 年起源於美國,在 2013 以台大葉丙成教授為首,開始在台灣推動,其核心思想就是將「授課」與「練習」的時段翻轉。 傳統教育方式是課堂中上課、回家做練習,然而這樣的方式有兩個缺點:第一,每個學生程度不一,老師難以掌握合適速度;第二,學生回家做練習如果遇到問題,沒辦法即時與老師討論,只能自己找同儕或是仰賴補習班。 翻轉教育的作法,則是讓學生在家學習、在學校做練習。老師需要先將教學內容錄製成影片或其他形式,讓學生在家自行學習,在課堂上則是做練習,這樣老師就能即時掌握同學的學習狀況,並給予引導及幫助,同時作業因為是在課堂做,完成率也會提昇。 在台灣有名的例子,就像是葉丙成教授的機率課、均一教育平台等。 翻轉教育的錯誤姿勢 翻轉教育的常見誤解,是將其視為「讓學生當老師」,這樣的誤解可能是來自「翻轉老師與學生的角色」,翻轉教育是讓學習主動權從老師轉移到學生,但不代表要讓學生變成老師,更不代表換學生上來教課。 身為學生,我常常看到有老師打著「翻轉教育」的名號,但卻是叫學生分組,第一組上第一課、第二組上第二課,而老師就在教室後面偶爾糾正同學,結束後評論一下就好。這個完全不是翻轉教育,我在台灣吧教育論壇上有幸能親身訪問到葉丙成教授,他對此表示: 「這樣的老師只是在打混而已」 老師之所以為老師,是因為有著高出學生許多的能力,可以帶給學生成長。將教學的責任丟給學生並不是教育,除非是在上教育學程。 再者,這樣的形式通常會更無聊,我們以國文課舉例,國文這個科目所需要的素養,必須長時間的閱讀、思考來累積,難以在一個學期之內達成,要讓學生準備一個需要大量素養的國文課,完全是強人所難。 根據我自己的經驗,學生所準備的課程往往流於表淺,只能上字音字形、成語、翻譯等講義上的內容。我們想要改變過去的填鴨課程,學生卻自己準備出更填鴨的課程。一個好的國文老師,應當能教出遠超出課本範疇的深度內容,分析文本背後的背景脈絡,引起同學對作品的多元思考,這才是國文課應有的價值。 翻轉教育並非萬靈丹 我支持翻轉教育,但我認為翻轉教育並不是解決所有教育問題的萬靈丹,它在某些情況下可以帶來良好的效果,但有時候則否,甚至常常被誤用,導致現在的學生往往聽到翻轉教育就恐懼。 我認為翻轉教育適合的應用場景,應該是需要學生大量練習的科目,以及能客觀檢驗對錯的科目。例如數學、科學、程式,這些科目學生之間往往有明顯的程度差異,透過翻轉教育,可以讓優秀的學生盡情發揮,落後的學生得到老師的協助。 由於翻轉教育的「學習」階段,是學生獨力完成的,因此如果課程內容能夠明確分辨對錯,學生比較容易檢驗自己的理解是否正確。 如果是人文素養類型的課程,則不適合翻轉教育,想要做出「充滿思辨的課程」,比起用影片方式錄製,不如課堂上師生的即時交流來得更加有效。想像一下《正義,一場思辨之旅》的作者是一個人錄製上課影片,就知道效果差異之大。這類課程的目標是訓練批判思考能力、對於人與社會的認知,這是單方面的看影片難以獲得的。 你當然會說有一些國文課很無聊、社會課很無聊,但這並非教學形式的問題,而是老師自身的能力不足,以及體制太過依賴分數來衡量學習成果造成的。當然台灣學生課堂參與度很低也是事實,但這個必須從更小的時候開始改變,不在今天的討論方向。 因此在文末,我給出一個是否應該採用翻轉教育的判斷依據: 如果是課程難度高,學生程度不一,並且需要練習的科目,那翻轉教育可以幫助你 如果問題在於課程無法引起學生的興趣,學生不願意參與討論,那這必須從教學內容與評量標準開始改變 這邊稍微提一下「報告」,我不反對透過學生報告來增加學習評量標準,但必須注意在課程中佔的比重,不該讓學生感到「還沒學到什麼就得做報告」。還需要注意主題和時間長短是否合適,老師也應當在學生遇到問題時提供協助,而不是放生學生自己處理。 結語 做了十幾年的學生,我看過許多老師滿腔熱血,努力嘗試新的教育形式,然而成效卻適得其反。我很感激老師們願意為了更好的學習而努力去改變、去嘗試,因此今天這篇文章並不是要批評你們,而是想從學生的角度,讓老師們了解,什麼才是對學生更好的方式。

January 6, 2020 · 1 min · wancat

Frozen 2 安全觀影指南

近來 Frozen 2 上映,然而卻傳出許多人受困在 Frozen 世界中的不幸消息,最長的已經失聯長達數週,人身安全有極高的危險。 為什麼 Frozen 能造成這麼大的危險?專家推測,有可能是精緻的動畫和引人入勝的音樂讓人在無意間陷入了 Frozen 世界中,卻無法在電影結束後抽離,稱為 Frozen 症候群。根據估計,Frozen 症候群已經造成不亞於 SAO 的嚴重危機,世界衛生組織也將其列為 2019 年最嚴重的傳染病之一。 如何避免受困 首先,如果可以不看就不要看,假如非看不可,那千萬要做好以下準備,才能提高你存活的機率。 一、不要聽原聲帶。 千萬別小看音樂的力量,也許你在看完電影後以為自己已經平安脫困,但其實危險才正要開始。只要你聽了電影的原聲帶,你的受困風險就會大大增加,哪怕只是一首歌,只要聽到後,身體將會逐漸被冰魔法滲透,讓你不能自己。 到了最後,你將會不斷用 Spotify 聽原聲帶,直到你每首都會唱,甚至收集第一集第二集還有外傳的所有歌,做出一個危險播放清單然後循環播放。此播放清單將會公佈在文章的最後。 二、不要看影評 你以為迪士尼是給小孩子看的嗎?在你看影評前或許是這樣沒錯。千萬別輕易看影評,你將會發現埋藏在 Frozen 中的深刻含意。不看還好,看了不得了,你可能就會從此對它改觀。原本已經安全的逃出了,卻反而陷的更深。 文章的最後我將公佈幾個危險的影評,不要輕易點擊,否則風險自負。 三、不要重看第一集 千萬不要重看第一集。也許你早就看過了第一集,但在你看完第二集後,第一集的殺傷力又會有加乘作用。許多人儘管通過了上面的兩道關卡,然而在重看了第一集後,就失去了抵抗力,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被冰凍。 同樣的,Frozen 的兩個短片 Frozen Fever 和 Olaf’s Frozen Adventure 也都是危險的影片,雖然影片不長,但歌同樣好聽,角色同樣可愛,所以假如你已經出現了 Frozen 症候群,這兩部短片將會加重你的病情。 高風險族群 以下列出幾個 Frozen 症候群的高風險族群,如果你在以下族群之中,你對 Frozen 將會有較弱的抵抗力,請斟酌是否要前往觀影: 姐妹控、百合控 不要懷疑,男主角 Kristoff 完全就是煙霧彈,兩位女主角 Elsa 和 Anna 才是真愛!尤其是第二集,沒有了第一集的枷鎖,Elsa 和 Anna 每場戲都是全糖去冰!真香、真香。這百合毒性很強,在做好防護措施前,千萬別輕易嘗試。 畫面控 如果你對於精緻的畫面情有獨鍾,那 Frozen 2 將會對你非常危險,這次的動畫品質跟六年前的 Frozen 已經不可相提並論,不論在場景、服裝、人物表情都變得更加栩栩如生,看了真的非常享受…不,是危險!小心不要被視覺所迷惑了! 尤其 Frozen 2 擺脫了過去「公主總是穿裙子」的設定,以角色的實際需求出發,設計好看又實用的褲裝。隨著動畫技術的進步,衣服的材質做得更加真實,衣服上的每個細節都看得出細膩的設計。...

December 22, 2019 · 1 min · wancat

CTF 參加初體驗

CTF 參加初體驗 承蒙朋友邀請,我人生首度參加資訊安全競賽——政府舉辦的資安金盾獎,本來就預期會很難,但沒想到會這麼難,深深感受到有一個世界等著去探索。 在報名時有個小插曲,本人就讀五專,現在是高一的年紀,然而我的學校在報名網被歸類在大專組,這樣我就無法和其他高中的友人 TNPLR 一同參加。為此我寫信去跟主辦單位反應,主班單位就添加了五專部的選項,實在令人感動,可見主辦單位的誠意。 初賽 設備 初賽的設備我覺得挺神奇的,首先不能帶自己的電腦、儲存裝置,手機不能用,主辦單位提供的是一台 Windows 電腦,並且要「連到虛擬機」作答,然而虛擬機還是 Windows,我不懂為何不用實體機就好了? 作答過程不能連上外網,也就是說沒辦法查資料,我本來就夠弱了,沒辦法搜尋就更弱了。只能用 Windows 電腦也是個很大的障礙,工具很不足,Base64 這種基本工具都沒有… 沒網路又不能用線上工具。我在此建議大會,既然使用了虛擬機,就提供 Linux 這個選項,不然對於長年不使用專有作業系統的人來說實在不友善。 題目 雖然只是初賽,但每題都很難,我們在 Crypto、Web 和 Misc 都稍有斬獲,但最終都沒有解出來,全部輸掉。但很神奇的是,在兩週之後,我們竟然收到了決賽通知書,還是從 98 中剩餘的 15 隊。我們推測之後認為應該是題目有錯,導致當天顯示錯誤,但其實有答對,否則不可能隨便挑 15 隊進入決賽。 無論真相為何,既然進入了決賽,就要好好比。 決賽 決賽場地位於張榮發基金會,決賽比五個小時,國高中組有十題題目,題目分數為 100 三題、200 四題、300 三題。試題範圍跟初賽一樣,但沒有特別標注哪題是哪種類型,以下將根據我的觀察進行分類。 設備 決賽使用個人的電腦,並且可以上外網,這樣真的好很多,不需要用彆扭的 Windows,我也先裝好資安方面的 Linux 虛擬機——Kali,但還沒熟悉其中的工具,所以其實沒有很大的幫助。 雖然可以上外網,但比賽禁止與「外部通訊」,意思是不能和隊員以外的人類溝通,我覺得這個用字要再精確一點,因為瀏覽網頁其實也是一種「與外部通訊」,避免造成選手誤會。 既然是比資安比賽,當然就要破解漏洞,在比賽後我想到了一種安全的通訊方式。假設有兩個隊伍 A 和 B,A 事先在賽前跟 B 約好一個通訊埠和一組帳密,比賽開始後,A 在他的電腦架設一個 SSH Server,並使用事前約定好的埠口,然後 B 就用 nmap 掃描區網所有電腦,掃到事前約定好的埠口就代表該主機是 A 隊,然後就可以用約定好的帳密登入進去了。 這個作法有多種安全性,首先,這個過程完全就是操作終端機,看起來跟平常解 CTF 並無二異。第二,因為使用 SSH,所以通訊過程是加密的,主辦單位也不知道。那有了這個通訊方法後,就可以透過把 flag 留在伺服器中的某個檔案的方式來交換答案。 但有個大漏洞是:主辦單位可以發現兩個不同隊伍的 IP 有通訊的行為,雖然不知道通訊內容為何,但還是有可能會因此被舉發,所以好孩子還是不要嘗試喔!...

November 16, 2019 · 2 min · wancat

JSP 第九屆參加心得

JSP——國中科學探究聯合發表會——是一個給學生的派對,讓愛好科學的學生聚在一起互相交流,從 2017 年 JSP7時開始,我已經參加了三屆的 JSP,每次參加,心態都有些不同;每次參加,也都領悟到不一樣的事。 今年,我已經國中畢業了,抱持著「參加最後一次」的心情來到 JSP,卻發現自己跟過去不一樣了。 專題演講 自從二年級的科展比完之後,我就沒有再做過科學研究,可以說是有些倦了,這三年來參加 JSP 的作品也都不是比賽作品,而是為了 JSP 而準備的內容。 為什麼講區塊鏈? 我大約一年前從 台灣吧的芬特克 系列中第一次認識了區塊鏈,後續我加入了 Matters 社群、LikeCoin 讚賞公民,逐漸對區塊鏈有越來越深的興趣,後來透過閱讀區塊鏈媒體 區塊勢 了解許多的區塊鏈應用相關的知識。 JSP 大部分還是以傳統學術的科學為主,在資訊科學的部份,通常只是「工具」,而不是研究主軸。而我 去年的演講 就已經開始以「資訊科普」為主題,像大家介紹透過 Python 來寫一個遊戲,和遊戲中物理系統設計的基本概念。 我其實並不是多會寫程式的人,這一年來也沒完成什麼值得驕傲的專案,所以我想區塊鏈應該是 JSP 的學員比較陌生的主題,「科普區塊鏈」應該會蠻不錯的。而相對於加密貨幣,我自己更喜歡區塊鏈在「非貨幣上的應用」,於是決定來講「數位資產」這個主題。 演講的準備 我認識一些在區塊鏈領域的前輩,根據前輩的經驗,要早點給聽眾「一點區塊鏈上的東西」比較能提起聽眾的興趣,所以通常會發一點幣或是數位資產。但慢慢發給一位一位聽眾想必會花很多時間,於是我就決定來設計一套「發禮物系統」,只要將資產建立好,然後產生一個限時限量連結,點入連結貼上自己錢包地址就可以取得數位資產。 說實在的,這不是多困難的系統,產權區塊鏈 Bitmark 有給開發者使用的 SDK,所以不需要自己處理底層,甚至連 API Request 都不用發。但我畢竟還是個菜鳥工程師,整個系統開發下來仍花了一個多禮拜,直到演講的前兩天才開發完畢。 Bitmark 很高興有開發者願意加入他們的生態系,所以聽到我在開發這個系統時,就送了我一件 Bitmark 的 T-Shirt(就是我當天穿的),也免費給了我活動三天的 Token。 但相對於花了很多時間準備程式,我在演講本身的準備相對較少,以前準備演講都會先寫好逐字稿,然後大量的練習,但這實在是太耗費心力,所以從這次演講開始,我決定要練習只準備投影片就能講完整的能力。 演講 就結果來說,我認為這次演講並不成功,我事後訪問了一些聽眾,表示聽懂的並不多,數位資產我總共準備了 120 份,最後卻只發出了 16 份。 原因有幾項:原本約定好的時間是 25 分鐘,然而到了當天我才知道只有 10 分鐘,很多內容都來不及說,數位資產也變成是吃午餐的時候發,觀眾參與度就變得很低;而且接收數位資產需要安裝 Bitmark app,現代人不喜歡得裝 app 的事情,而且畢竟課程沒有要求,不是大家都有帶著手機,也有些人根本懶得安裝。 區塊鏈本身就是個很難在幾個小時內說完的主題,何況我只有十分鐘,我只能帶個聽眾最粗淺的印象並帶入一些實際的應用。 因為我沒有準備演講稿,只有大綱跟投影片,可以加速在 10 分鐘說完,但就沒什麼問答時間,其實有不少觀眾有提問題,但卻沒時間回答,這是我覺得很可惜的。 我這次演講有準備 sli.do,因為我知道很多聽眾很害羞不太敢發問,不過因為大家並不都有手機,也不一定有網路,但還是有一位觀眾留下問題(還有我自己先準備的假問題),所以我覺得未來還是可用。 我希望未來 JSP 能夠增加每個發表的時間,錯失珍貴的討論機會,真的很可惜。...

August 20, 2019 · 1 min · wancat

ORM 入門:如何區分 ORM 中的關聯

最近初次接觸 ORM——Object-relational mapping——這個強大的工具,但是為其中的關聯而苦惱不已。在仔細研究後終於了解其差異,本篇文章透過一個圖書館專案的實例,使用 Golang + GORM 來實做,並輔以 SQL 做說明,讓已經學會 SQL 而想要了解 ORM 的人真的「懂」如何設計 Relation。 什麼時候會用到 Relation? ORM 中的 Relation 就是相當於 SQL 中的各種 Join,用來將不同表格中的資料串起。由於 ORM 是用物件,所以如果未來有關聯到其他表格的需求,必須在物件設計時就包含進來。 來定義需求吧!我們今天假設情境是要定義一個圖書館的資料庫,那我們會有編目資料 Book(書的資料)、館藏資料 Item(書的實體),作者資料 Author,出版社資料 Publisher。書名、ISBN 等等跟關聯沒有關係的就不放入。 我們先不要討論 gorm 要怎麼寫,先把要取得的資料擺出來。 type Book struct { Items []Item Authors []Author Publisher Publisher } type Item struct { Book Book } type Author struct { Works []Book } type Publisher struct { Publication []Book } 我們要讓所有的 structure 都能夠參考到依賴自己的對象:作者必須參考到作品集、出版社要能參考出版品、分類要能找出其中的所有書籍。 接下來我們一個一個釐清物件之間的關聯關係,來設計 ORM 吧!...

July 26, 2019 · 3 min · wancat

如何在 Linux 使用 Caps Lock 切換輸入法

Caps Lock 是一個我們很少用的鍵,偏偏它擺在鍵盤的黃金位置,實在是大大的浪費,在 Mac 上可以使用 Caps Lock 來作為中英切換鍵,我認為是很好的設計,以下教學將介紹如何用指令列來設定 Fcitx 使用 Caps Lock 來切換輸入法。 事實上 Fcitx 可以使用任何鍵作為輸入法切換鍵,然而因為 Caps Lock 有著切換大小寫的功能,如果不將此功能關閉,輸入法會發生異常——中文切到英文後變成大寫,因此我們要利用 xmodmap 工具來將 Caps_Lock 鍵指向到不會使用到的 Multi_key,再將 Fcitx 切換鍵對應到 Multi_key。 我們先查詢一下 Caps_Lock 對應到的 keycode 是多少。 $ xmodmap -pke | grep Caps_Lock keycode 66 = Caps_Lock NoSymbol Caps_Lock 可以看到鍵盤上的 Caps_Lock 對應到的是 66 這個 keycode,那我們接下來就是要將 66 改成對應到 Multi_key。 $ xmodmap -pke > ~/.Xmodmap #將設定存為檔案 $ vim ~/.Xmodmap # 將 keycode 66 處改為 keycode 66 = Multi_key NoSymbol Multi_key # 在最底下加入 clear lock $ xmodmap ~/....

July 6, 2019 · 1 min · wancat

我認為,近視應該戴放大鏡

警告!這篇文章是由一個國中生撰寫,只依據國中光學的知識,請帶著批判與謹慎的心態來看待這篇文章。 本篇文章最大的目的是促進討論,激發新的想法,因此歡迎有不同看法的朋友在下方留言與我討論,我也可能會根據討論的內容修正文章內容與看法。但請你在發表評論之前,先仔細的看過本文,了解對方的論述比較能帶來有效率的討論。 先備知識 眼睛原理 我們的眼睛的主要結構,是一個凸透鏡(水晶體)與感光元件(視網膜),透過凸透鏡成像的原理,將遠處的光線成像在視網膜上,讓我們看到影像。 不同遠近的物體,需要不同的焦距才能看得清楚,在視網膜不動的情況下,就只能改變水晶體的凹凸程度,稱為曲率。水晶體曲率大,光線折射的角度越大,就能看越近的影像,反之折射角度小,則能看清楚遠處的影像。 控制水晶體的肌肉就是我們常聽到的睫狀肌,睫狀肌收縮(用力)就可讓水晶體變凸,看清近處的影像;睫狀肌放鬆,就可以讓水晶體變平,看清遠處的影像。 近視原理 所謂近視,就是睫狀肌出了問題,長時間看近物,讓睫狀肌必須長時間用力,導致睫狀肌痙攣而無法放鬆。睫狀肌無法收縮就會導致遠處的物體看不清楚,也就形成我們一般所說的「假性近視」。 假性近視還有機會治療,然而當時間一久,眼球就會開始變「凸」,水晶體和視網膜的距離拉遠,這就是無法治療的「真近視」。 我個人沒有科學根據的想法是:近視是一種「生物的用進廢退」現象,當我們在小時候長時間看近物,身體會認為該個體這輩子大概就是要看近物了,於是透過拉長眼睛來「優化看近物的能力」,越近的物體會成像在越後方,拉長眼睛可以比較輕鬆的看清楚近物,讓水晶體不用維持在很高的凸度,睫狀肌就可以不用保持在緊繃狀態。 眼鏡原理 近視眼鏡 眼鏡的意義,就是透過凹、凸透鏡,來改變光線折射的路徑。先講凹透鏡,也就是我們現在的近視眼鏡,我使用最簡單、可能不完全正確的方式來比喻鏡片與眼睛的關係: 如果我們定義平的玻璃片(平透鏡)的凹凸程度(簡稱凸度)是 0,凸透鏡為正,則凹透鏡就是負。(這裡不使用曲率一詞,是因為曲率有其正確的定義與計算方式,較為複雜故使用簡化的「凸度」表達,科學上並沒有凸度一詞)。 水晶體一定是個凸透鏡,我們假設看清楚一百公尺遠的物體凸度要為 5,看清楚 10 公分的物體凸度為 15。當今天一個人看 10 公分的距離太久,導致睫狀肌痙攣,水晶體凸度維持在 15 無法放鬆,則此人就不能看清楚一百公尺遠的物體。 那假設有一個凸度 -10 的鏡片,則凸度 15 的水晶體加上凸度 -10 的鏡片,就可讓總凸度變成 5,就可以看清楚一百公尺遠的物體了。 以上當然是非常簡化的說法,可能也不能完全用加法來做運算,但概念是類似的。近視眼鏡的功能,是讓凸度太高的眼睛降低總凸度,以讓無法放鬆的眼睛還是能看清楚遠處的物體,注意,近視眼鏡不能讓你的睫狀肌放鬆,它僅是讓你能看清楚而已。 有什麼差別呢?請看我們下個例子: 今天你已經近視,眼睛本身的凸度為 15,你戴著凸度 -10 的眼鏡,然而現在如果你要再看 10 公分距離的物體,眼睛的凸度會如何變化呢? 10 公分的物體需要總凸度為 15,因此眼睛的凸度須增加到 25,搭配凸度 -10 的眼鏡才能看清楚 10 公分的物體。 戴著近視眼鏡,反而讓睫狀肌需要更加用力。 因為眼鏡不會依照你所看著的物體而改變凸度,因此近視眼鏡可以總歸為一句話:讓東西變近。它讓遠處物體變近讓你能看清楚,但也讓近處物體變得更近,以至於你必須更加用力才能看清楚,而這樣將會更加傷害你的視力。 遠視眼鏡 遠視眼鏡是凸透鏡,可以增加凸度,讓我們更輕鬆的看清楚近的物體。以下為例子: 今天一個人沒有近視,他戴著一個凸度為 +10 的遠視眼鏡,要看一個 10 公分的物體。看清楚 10 公分近的物體需要總凸度為 15,所以他的水晶體只要凸度 5,搭配凸度 10 的遠視眼鏡,就可以看清楚物體了。...

June 7, 2019 · 1 min · wanc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