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收入不能解決貧富差距,又如何?

貧富差距之所以是個問題,在於貧的那方非常的貧窮。但大部分的有錢人也是靠自己的努力與運氣,一點一滴累積出財富的,我們又憑什麼認為這些人不該擁有呢?忌妒成功者,真的是我們該支持的價值嗎?

July 8, 2021 · 1 分钟 · wancat

Django 將 Stdout 導向 Streaming Response

有時候後端要執行一個時間比較長的任務,而任務內容極為複雜,又容易出錯,因此希望讓使用者看到即時的 console log,讓我們函式中的 print 輸出能即時傳到使用者的瀏覽器。 以下將會以 Django, Thread, Queue 進行實做 StreamingHttpResponse 一般的網頁請求都是一次打包好所有資料,全部傳給使用者,有些情況我們不能等到所有資料準備好才一次傳,而要拿到一些就傳一些,這個時候我們就要使用串流輸出,在 Django 裡,就是使用 StreamingHttpResponse,以下簡稱 SHR。SHR 接收一個 Iterator 作為輸入,因此我們只要實做一個迭代器函式,其中每次 yield 就會由 SHR 傳送到瀏覽器 # Example of StreamingHttpResponse from django.http.response import StreamingHttpResponse def example(): for i in range(5): # Add <br> to break line in browser yield f'{i}<br>' def stream(request): return StreamingHttpResponse(example()) Output (in browser): 0 1 2 3 4 Thread 由於我們的程式需要一邊執行目標任務,一邊串流輸出,因此需要平行化執行。Python 中可以使用 threading, multiprocessing 等方式做平行化執行,本文將使用 threading。 # Example of threading from threading import Thread import time def example(times): for i in range(times): print(i) time....

May 25, 2021 · 3 分钟 · wancat

減法的藝術

這時我才終於體會了老師口中的「有捨才有得」,若無狠心除去那些無關的枝葉,最可貴的美就會被埋沒。園藝是如此,創作又何嘗不是呢?

April 18, 2021 · 1 分钟 · wancat

母語者心態

這些方法也許的確有效,但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我們認為輕而易舉或理所當然的事,當帶著這樣的「母語者心態」看別人,就容易將他人的不成功歸因到不夠努力的結果,卻沒想到也許對方根本做不到。

March 19, 2021 · 1 分钟 · wancat

每日一問:如果世界是個函數

若是每個現在都會對應到唯一的未來,那每個過去也都會導向唯一的現在,因此回推到宇宙的開端,就可以得到一個結論:現在發生的一切都是在大霹靂時就註定了。那我們所謂的自主意識,也全都只是空談。

March 7, 2021 · 1 分钟 · wancat

每日一問:為什麼新年定在 1/1?

Photo by Aaditya Arora from Pexels 這個標題也許令人誤解,1/1 本來就是一年的開始啊?當然,但為什麼我們會選擇一個冬天的日子作為一年的開始,而不是某個春天、夏天、秋天的日子呢?陽曆以地球的公轉為依循,地球每繞太陽一圈就是一年,一年之中所謂「特別」的日子,應該會是春分、夏至、秋分、冬至等等,但 1/1 卻不是什麼特別的日子,甚至以季節來說,我們通常會認為 12、1、2 月是冬天,3 月開始才是春天,為什麼會將新年定在一個季節的「中間」呢? 下一個猜想:也許是由於某種歐洲世界的歷史因素?直覺會想到的可能是「耶穌誕生」,畢竟西元的紀年「名義上」就是以耶穌誕生為始(儘管這與史實有些差距),但這也有矛盾之處:我們之所以能說「耶穌於 12/25 日出生」,就證明了陽曆是早於耶穌誕生的,否則就應該會是「我們將耶穌誕生之日定為 1/1」。 如果把陽曆跟農曆做比較,就會發現這個巧合更加神奇,農曆是以月亮的公轉作為依循,一年的長度與陽曆不盡相同,然而農曆的「新年」和陽曆定在差不多的時間,都是在冬天的中間,但是農曆的新年是有天文意義的,新年之時月亮是朔月,但一年有 12 個月,為什麼不定在其他的月份?不同文化將「新年」這個概念定在差不多的時候,這背後有什麼關聯嗎? 我想到的可能性是農業社會的生活型態,在較高緯度的農業社會中,冬天是休耕期,一年到頭的辛勤的工作,在冬天時應當能稍微喘息,而歷經了作物一年的生長與收割,在這個時候特別會有「結束」之感,而實務上來說,若要「慶祝新年」,選擇在冬天的中間進行也很合理,因為工作量比較少,慶祝完後就可以迎接春天的到來,因此自然而然成為了北半球新年的「熱門選擇」。由此推廣,南半球的文明是否也會選擇當地冬天轉春天的時候作為新年呢? 知道為什麼新年要定在冬天了,但是為什麼恰好定在現在的 1/1,而不是早一天或晚一天呢?這聽起來或許強詞奪理,但我們要意識到,人類社會要取得廣泛的共識是很難的,通常能夠廣泛被認可的制度都來自某些自然觀察,例如十進制來自於人類有十根手指、一週七天來自地球上可以肉眼觀察到的「特殊星球」有七顆,否則就是出於歷史因素,並由強勢文化擴散到世界各地。 現代公曆的歷史 根據維基百科,我們現今所使用的公曆——格里曆,是在公元 1582 年由義大利醫生阿洛伊修斯.里利烏斯改良儒略曆所制定、並由教皇所頒布的。其改良內容主要是對閏年規則的修正,沒有改變新年的時間點,因此再往上追,儒略曆是羅馬的羅馬共和國獨裁官儒略.凱撒採納希臘數學家索西琴尼所計算出的曆法,在那之前羅馬的曆法相當的混亂,與太陽的公轉週期已經相差甚遠,而 1/1 則是定在凱撒執政官上任之日。 我們發現這跟先前的推測相當接近,1/1 的制定是出自歷史因素,且格里曆其實是相當晚期才被全世界採用,日本於 1873 年採用格里曆,而中國則是在中華民國於 1912 年成立後開始採用格里曆,在這個時機做出改變,明顯是來自歐洲強勢文化的影響,這也驗證了我們先前的猜想。 現代的不同曆法 其實在現代,也有國家是採取不同的曆法,例如伊朗所使用的伊朗曆,就是以春分作為一年開始的太陽曆(取自天文觀察);或是許多伊斯蘭國家所使用的伊斯蘭曆,跟中國傳統的農曆一樣是以月亮的公轉作為依循,並將新月定為一個月的開始(農曆是朔)。 除此之外,現代也有對曆法改革的提議,對紀年的改革有學者塞薩爾.埃米利安尼提出的人類紀年(又稱全新世紀年),將現有的年加上 10000 作為新的紀年,例如 2021 就會變成 12021,選擇這個時間點,是因為人類紀年的元年是最後一次冰河期的結束,也是新石器時代的開端。此外這種曆法包含了 0 年,讓數軸變得完整。 對紀月的改革有企業家喬治.伊士曼所推行的國際固定曆,將每個月定為 4 個星期 28 天,一年 13 個月,這樣只有 364 天,因此再添加最後一天「年日」作為一年的結束,年日不屬於星期中的任何一天,國際固定曆的特色是日期將始終落在一週中的同一天,且非常易於計算(除以 7 的餘數)。 這些提案雖然到現在仍處於討論階段,尚未獲得共識,但打破了我過去對曆法「本來就是這樣」的想法。曆法是一種制度,是由人所制定的,過去曾經歷多次的曆法改革,現今也有不同國家使用著不同的曆法,這些都告訴我們即使像曆法這般有如文化根基的制度,也是可以被改變的。如果是你,會期待什麼樣的曆法呢? 參考資料 曆法 格里曆 儒略曆 伊朗曆 伊斯蘭曆 國際固定曆 人類紀年(全新世紀年)

January 23, 2021 · 1 分钟 · wancat

越是討厭越該努力

這個學期學校課程增加了許多,有一些課程一上就連上四堂,又是單方面的聽課,實在沉不住氣,不是睡覺就是滑手機。在五專待了一年後,我感染了大學的委靡之氣,竟抱持著「教授不會當人」的僥倖心態,想要得過且過,過了大半學期卻對課程內容幾乎沒有了解。就連到了期中考,也只在前一天晚上看看投影片,勉強考了個及格分數,心中卻還十分得意,毫無悔意。 直至今日,我缺交一項本該在上週就該完成的作業,時間緊迫,只好拿同學的檔案改名字。這本來也沒什麼,畢竟這項作業寫出來大家應該也都會差不多,然而從小到大,我最引以為恥的就是抄作業了,如今自己卻落入這般田地。交完作業後,我開始反思自己究竟這半個學期是怎麼度過的?上課不聽、睡覺滑手機,考試前才急急忙忙的抱佛腳。覺得上這門課很浪費時間,然而卻未善加利用上課時間學習,若能在上課時間就將課程內容學好,不花額外的課餘時間去唸書,不才是對我最有利的嗎? 於是在今天的課程,我將手機關機,拿出筆記本認真作筆記,下課向老師請教,搞清楚每個不懂的地方,實習時認真動腦思考,快速的做出成品,提早下課。我花了更少的時間,學到了更多的內容,而且心中感到充實。除了學習今天教的內容,我也利用空檔時間,去回顧之前自己沒認真看的地方,節省未來需要額外花時間讀的時間。 利用上課的時間把上課的內容學好,將課餘時間留給自己真正想做的事,這個我從國中至今變奉行的道理,為什麼在上了五專後忘記了呢?認為自己已清楚志向,便不願投入心力去學看似無關的學科;不滿於教學模式,卻也不願去跟教授討論;課餘時間忙於音樂,便認為有藉口在上課偷懶。我忘卻了過去自己所相信的信念:所有的學習都是增加自己的視野。既然非學不可,那就將它一次學好;既然要學,那就學到你能從中獲得超過其本身的價值。我警惕自己,未來不要再落入這樣得過且過的心態,認真的看待每一次學習。越是討厭它,越該努力將它學好!

December 4, 2020 · 1 分钟 · wancat

2020 赤弦獎比賽心得

今天我與班上同學 Annie 參加北科的民歌比賽——赤弦獎,我們報名高中演唱組,Annie 擔任主唱,我則是吉他手。我原先想報的其實是創作組,然而創作組只有大專才有,專一到專三只能報高中組,後來 Annie 就找我去參加高中演唱組。 比賽結果是沒有入圍,我想主因還是表演本身不夠特別,我吉他基本上就只是看 91 譜,然後壓出最簡單的和弦,刷法上的變化也不多,也沒有什麼指彈的旋律,呈現出來的很普通。在比賽的前一週社團的學長姐給了我一些建議,調整了副歌的刷法,但可能還是難以改變整體缺乏特色的問題。評審指出了幾個可以改進的地方,包括刷法的變化、層次不足,還有我與 Annie 的搭配需要更緊密。我們這次比賽沒有指導老師,練習過程也缺乏檢討,因此常常找不到進步的方向, 我自今年暑假開始學吉他,至今快四個月,然而我自滿於當前的狀態,自從開學以來毫無長進,我想主要原因可能是我疏於練別人的歌,因此技巧停留在基礎的程度,甚至基礎也不如——封閉和弦都還沒辦法按得很穩定。這學期加入社團,將時間投入去學習新的樂器,電吉他、貝斯、爵士鼓,然而每一樣都沒有充分的時間練習,學習的效果跟暑假時每天練吉他兩個小時相比實在相差太多了。之所以學那麼多樂器,倒不是想樣樣精通,而是為了編曲要對各種樂器有點概念,如此而已。 我想以我的目標——成為創作歌手——而言,學好木吉他應該會是最優先的事項,畢竟初期創作會多以自彈自唱為主,能不能編出豐富的吉他會大大的影響到作品的好壞。因此接下來我需要加強吉他的訓練,要多練習別人的作品,並有系統的從中學習到技巧,將其應用於自己的作品,可能也會再去上一對一的吉他課,比起社團的大班課,一對一還是最能夠進步。但我想先自己努力看看,去請教社團的學長,等到自己已經無法更進一步了,再去上課。 希望這次比賽可以作為一個契機,激勵我在吉他上更加努力。

November 22, 2020 · 1 分钟 · wanc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