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LiveWorld 回到過去

自古以來,穿越時空的能力令人嚮往,但就算你是神(創造),仍無法辦到。 地獄之旅 故事要從我們一次去地獄的冒險開始說起。隨著文明的開發,我們世界的地獄資源越來越短缺,尤其是大量的 終界箱 需求,讓烈焰桿的消耗超乎預期,用完已經是不久之後的事了。 因此我們計畫一趟地獄要塞之旅,我們在先前的日子裡已經發現了地獄要塞的存在,也去過幾趟,把一些寶箱都開箱了。但儘管去了很多趟,它仍是十分危險的地方,底下一大片岩漿海不說,整個要塞遍布著發射火球的 烈焰使者,還有很難打的 凋零骷髏。 這天剛好 Andrea 有空,我們就一起來出任務。 出發 我們基於先前去得到的材料,烈焰桿與熔岩球,得以釀製抗火藥水,有了抗火藥水,就不怕烈焰使者的攻擊,基本上在要塞就安全了多。 走地下道,來到了我們的轉運站 —地獄門,出發到了地獄,尋著過去留下的痕跡,一路找尋到了地獄要塞的入口。 Andrea 說下山的路不好走,於是我們 挖了一條隧道下山,接著吞了抗火藥水,進入要塞之中。 遇害 Andrea 第一次進到這座要塞,非常的緊張,不知路怎麼走又一直遇到凋零骷髏。而我目的要刷烈焰使者,一時也不知在哪刷比較好,隨意的上了一棟高樓,就準備開刷了。 我拿我的鑽劍去敲了一下,烈焰使者受傷,飄到空中,打不到。我拿出我的神弓,拉滿弓一射,好巧不巧一隻殭屍豬人走到我面前。 頓時,四周響起了殭屍豬人憤怒的聲音,我知道我犯下大錯了,趕緊轉身就跑,Andrea 注意到了,但她不熟悉路,也幫不到我。 我從高台上往下跑,一路沒煞車,在走一條一格寬的樓梯時差點跌進岩漿海。 我跑到了要塞的走廊上,這時連凋零骷髏也來找我了。後方是幾十隻憤怒的殭屍豬人,而前面則有凋零骷髏數只,我心一橫,有我這把鋒利4鑽劍,還有什麼打不贏的敵人? 但在緊張下,我的攻擊卻屢屢放空,而後方 Andrea 的救援卻遲遲不來,舉盾擋住一邊就遭到另一邊的攻擊,凋零骷髏的凋零效果讓我看不清血量。而當我正在吃金蘋果時,眼前出現了一片紅屏。 我死了。 一場空 憤怒的殭屍豬人停止了,恢復了平常呆呆的樣子。Andrea 終於到了,但看到的已是掉了滿地的物品。她趕緊幫我撿起來,能撿多少算多少,但她的背包太滿,裝不下我的所有裝備。 我在家裡重生,望著自己空空的背包,以及歸零的經驗條。趕緊抓了些破衣服,拿了把粗製的鐵劍,帶瓶抗火藥水,準備衝回地獄。 Andrea 聽我的指示,先離開危險的要塞,回到我們地獄的基地,我和她在基地會合,先給我一些撿到的物品。 就只有這樣? 只撿回了一把鑽劍,我那吃到一半的金蘋果,以及一條褲子。 「也許還有些遺落的在那邊」,我們趕緊出發,再次進入要塞,但到了我所死亡的地點,卻不見任何東西。 不會吧… 我不敢相信,在要塞中不斷尋找,但就是找不到我遺落的物品。 回到了家中,我的裝備已不再,原本一趟掠奪之旅,竟然換來一場空。 「你想…回到過去嗎?」 回到過去 「可以嗎?」,Andrea 十分震驚,因為 就算是創造的世界,仍辦不到穿越時空這件事。 其實在八月的時候,我就開始用版本控制工具 Git 來紀錄我們的世界,每次玩完就會做一個紀錄。因此我就得以回到過去存檔的任何時間點。 我先關閉了伺服器,將這次的更動先放到一個分支,將世界 checkout 回主分支,就回到了我們出發前的世界。 $ git add . $ git checkout -b dead-branch $ git commit -m "死了" $ git checkout master $ ....

October 20, 2018 · 2 min · wancat

長征 尋找沙漠之旅(一)

— OurLiveWorld 我們的生存故事 這是Minecraft的冒險故事系列,每篇將記載在我們世界中的一場冒險。 星期日邀請二姐 Andrea來我們的世界,這天Andrea突然想玩麥塊,於是我們就一同騎馬去旅行,尋找沙漠。沙漠是不適合生存的,但是夜晚的沙漠十分美麗,而且有些稀有的資源,於是我們此次旅行就以沙漠為目標。 我們是騎馬旅行的,在我們的居所是天然的馬棲息地,憑藉我過去辛苦打來的裝備,我們擁有兩個鞍以及鑽石和黃金馬鎧。 說實在之所以要旅行也只是因為要找事做,麥塊跟其他遊戲不一樣,不會有固定的遊戲進度給你做,我們的冒險目前也有些卡關,需要收集更多的終界之眼。 老實說我們一開始是想要去找終界傳送門的,那時候帶著一顆終界之眼,以為一顆就可以帶我們找到,想不到才使用兩次它就破了。 破了,但也沒有備用的了,那就去旅行吧!我們就不管,朝著原先終界之眼指向的方向繼續前進。 在我們的家後方的山脈,裡面是杉木林,在Minecraft的所有樹林中,我最喜歡的就是杉木林了,理由其實也挺老套,因為樹幹與樹葉的顏色很和諧,樹幹又高,葉子也不多,有如高緯度地區的針葉林,很優雅。 在裡面穿梭不久,我們遇到了狼群。狼被馴服後是很有用的,當你戰鬥時,狼會為你而戰。可惜我們為了節省空間,並沒有攜帶用來馴服狼的骨頭,在討論後,我們決定晚一天啟程,先回家裡拿骨頭,再出發。回到了那片森林,我和Andrea各馴服了兩隻狼,有兩隻往後就能生更多小狼。 雪山 在穿越了幾處森林後,我們到達了一處雪山。我們下馬玩雪,在路途中我有收集到南瓜,於是我們拿鏟子挖了些雪,開始堆雪人。 Andrea以前沒看過雪,覺得很新奇,就拿著雪球到處亂丟動物,在我堆好雪人之後,我們的攻擊目標就轉移到雪人身上了。對雪人丟雪球很有趣,你會看到它被打到後跳一下。我想要試試看能不能把雪人的南瓜頭脫下來,於是走上前去用手打它,我忘記我有狼了,我的狼就衝上去把它給咬死了……,我們看著這荒謬的結果,兩個人大笑起來,超級沒有意義,我們就這樣很沒有意義的過了一個白天。 夜晚很快的降臨了,為了更好的視野,我們爬上山頂,由於山地不適合連夜趕路,於是我們停在山上,插上幾根火把就算是紮營了。之所以不睡覺,是為了保持家裡的重生點,所以每每出外旅行,我們都不會帶床的。由於是騎馬,所以在晚上趕路其實不太危險,看到怪物只要快速通過即可,不需要戰鬥,如果真的要戰鬥也不會在馬背上,一方面攻擊力下降,二方面難操作又會怕傷到馬。 為了餵飽我們的一群狼,在沿路上我們也獵殺了許多動物,晚上紮營就是烤肉的最佳時刻。沒想到會需要烤肉,所以當初也沒有帶煤炭,幸好煤炭「俯拾皆是」,我們在附近的山壁上就挖掘到了足以使用的煤炭。 在夜晚過了約莫一半,天空開始下雪了,白色雪花從天空中緩緩的旋轉、飄落,比起下雨等其他天氣,下雪真的十分美麗。我們看到白天為了堆雪人而鏟開的地面,又漸漸的覆蓋上一層潔白的雪。從山頂望去,盡是杉木林與一座又一座的山頭,仰頭望向天空,看到一大片雪花從漆黑的天空落下,繞著我們打轉。這正是為什麼我喜歡杉木林與雪山,高緯度地區雖然不適合生存,但是有種極簡的美。 寒漠 白天後,我們下山繼續前進。看到眼見所及之內全部都是雪地,但是我們的海拔明明已經沒那麼高了,遠處還看見冰川與北極熊,我傻住了,我們竟然到了寒漠。 寒漠是一個類似北極的地方,一大片一望無際的雪地,就像是沙漠改成下雪了一般。寒漠中的河流與湖泊都會凍結成冰,人可以行走在上面。走一走還能在路上遇到北極熊,幸好在Minecraft裡牠不是保育類動物。 北極熊不好惹,我之前知道牠是中立生物(註1),想不到我只是離牠很近,牠就開始攻擊我了。我的狼看到我被攻擊,全部衝上前去,結果一群動物在打群架。北極熊的血很厚,而且攻擊力很痛,我的狼群有幾隻被打到快掛了。幸好最後還是把牠給殺死了,往後為了避免再發生這種危險的戰事,我和Andrea都離北極熊遠遠的。 我們抵達寒漠後,開始懷疑自己走的方向是不是正確的? 「你確定要走這?我們都已經走到寒漠了,怎麼想都是在遠離沙漠」 「麥塊應該沒有緯度這種設計,我想我們一直走還是能到達的」 馬在寒漠中挺好走的,對馬而言最難走的莫過於樹林,尤其是矮小的樺木與橡木林,常常卡住頭,寸步難行。在寒漠中,不但沒有卡住頭的問題,河都結冰了,可以很方便的過河。 註1 中立生物:一個生物在某些條件下才具有攻擊性稱為中立生物,例如野狼、蜘蛛、終界使者、殭屍豬人等。 那是…骷公!? 在寒漠中的第一天晚上,我們在寒漠上隨便找了個地方落腳,點了些火把,就靜靜的一邊烤肉,一邊等著白天。 突然,我被弓箭給攻擊了,我的狼群衝了出去,要找攻擊者。我跟著出去,看到一個從沒見過的生物。 「天啊!那是…骷公嗎!?」 眼前一個身穿破爛綠袍的人形生物,他眼睛是白色的,身上的衣服破得像是綠藻黏在身上,手持一把弓,現在正架著弓箭瞄準我。 我想要追上前,但腳步似乎被拖住,變得很慢。 我的狼看到了它,衝上前去追趕。這生物似乎也知道要怕狼,竟然放下手上弓箭,開始逃命。 我就待在原地,看著一個衣衫襤褸的莫名生物被我的一大群狼追趕,這個畫面非常逗趣,平常神氣的骷公,在狼群的追逐下也不得不屈服。 那個形似骷髏的生物後來朝向我這跑來,我便拿起我的附魔鑽劍,將他給斬殺,結束他這荒謬的一生。 我打開背包,找到之前腳步變慢的原因,原來我中了緩速效果(註1),在殺死這個奇怪生物後,我撿到了一支「緩速之箭」(註2)。 事後我上網查,原來這個生物是「流浪者」,骷公的變種,專門生於寒漠地區。實際上這種生物是很危險的,因為你被射中後跑不快,很難接近它,只是因為我有狼,才會那麼好打。 註1 緩速效果:為麥塊中的藥水效果之一,使人速度變慢。 註2 緩速之箭:藥水箭之一,被射中後會得到緩速效果 大陸邊際 我們就這樣日以繼夜的不停趕路,(夜晚也可以走,由於速度很快,不擔心怪物來襲),在大概走了三天後,我們走出了寒漠。 「這是…」 我們到達了海岸,但是一眼望去完全看不到陸地,眼前只有一整片波濤洶湧的大海。 這下子可真的麻煩了,我們騎馬,沒有辦法過水用划船的。 但是我們仍然不放棄,繼續繞路,穿越了幾座森林,勉強的朝向第一象限邁進,但每次繞路後,總是又碰到了大海,不然就根本是在走回頭路。 這樣子繞路了幾天,有一次,我們穿越了一大片樺木林,到達海邊。 那天我們紮營的位置很糟,在一個陡峭的小山丘上,周圍又滿滿的樹,連好好停馬的位置都沒有。 那天晚上我們烤著肉,一邊應付從四周來的零星怪物,眼看著第一象限的方向一眼望盡全部都是大海。 「我想…我們回頭吧!」 回程 我們決定要返家了,當我們要回頭時,座標已經離家有好一段距離,約莫3500座標單位。 我們筆直的朝向家的方向 — 第三象限前進,不過可以預知到一個一個問題,會碰到海。我們來的時候走得是彎彎曲曲,遇到海就繞路,但是一路上我們並沒有紀錄座標,因此很難沿著過去走的路原路回家。 一開始還算順遂,在走出樹林後,再度回到了寒漠中,但是在寒漠中快速奔馳不久,就撞海了。 時間也不早了,由於隔天還要上課,我們便在此登出。...

June 10, 2018 · 1 min · wancat